书    名:《汉水大移民》

 


内容简介:

本书为长篇纪实报告文学,书写了始于2010年的汉水大移民:秦巴山下,18万人迁徙的风与雨,数万移民工作者的艰辛与困苦;江汉平原,几十万建设者的生死鏖战,超越生命极限的坚韧与背负……生动讲述了“南水北调”中线移民工程中关于移民和移民工作者的感人故事,将移民搬迁前后的一幅幅画面定格在读者面前,将移民迁安工作的一个个动人故事镌刻在世人心中,讴歌了移民们舍小家为大家的奉献精神和中国共产党执政的人民政府坚决奉行的“一切为了移民,为了移民一切”的正确理念,以及“移得出、稳得住、能发展、可致富”的和谐移民、深得民心的执政之举。

书中内容来自作者深入一线调研所得,加上作者为资深作家,笔触生动独特,非常感人,字里行间渗透出人性的光辉,宏扬了时代主旋律,体现了“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

 

 

作者简介:

梅洁,湖北陨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0年开始文学创作,曾被评为“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和“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现已发表、出版《爱的履历》、《生存的悖论》、《一只苹果的忧伤》、《大江北去》、《泪水之花》、《穿越历史的文明》等诗歌、散文、中长篇纪实文学15部集、500余万字。先后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全国首届、三届“徐迟报告文学奖”,首届“冰心散文奖”,全国第八届“五个一工程奖”,全国第三届“女性文学奖”,第五届“《十月》文学奖”等50余项奖励。

 

 

推荐语:

该书作者梅洁女士为陨县籍优秀作家,善于把握时代主要的精神旨向,挖掘人性中的光辉之处。作者历经千辛万苦,深入移民工作第一线,收集了不少第一手真实材料,读起来真切感人。让读者从中看到了真实的移民、真实的移民生活和真实的移民诉求,更看到了新的历史条件下,中国共产党执政的人民政府坚决奉行的“一切为了移民,为了移民一切”的正确理念,以及“移得出、稳得住、能发展、可致富”的和谐移民、深得民心的执政之举。

 

 

目录:

上部
再说“为了北中国那口井”
第一章 50年:跨越世纪的艰辛与等待
“中国水”之梦
大泊中挺立的巍峨大坝
28万人曾经的迁徙与疼痛
18万人18年的艰辛与等待
第二章 试点移民:万人开拔迁徒之路
十一月的武昌会议
习家店·屈家岭,首开曙光
襄州·石鼓,有缘千里携手
均县·宜城,成败都是担当
安阳·团风,迟到的辉煌
第三章 选址新家园:难以言说的万里大对接
510与194的惠民抉择
孙家湾人一腔惆怅
长岭·老河口喜结良缘
杨溪人的左奔右突
薛明娥一年跑了10万公里
青山人寻找伊甸园
荆门20万里跑对接
银莲湖的愁苦与无奈
江陵·丹江口千里大回旋
襄阳好家园
柳长毅在熊望台潸然泪下
东湖会议,十堰发出请求
第四章 “双签”协议:没有硝烟的人民战争
“四二三”计划,湖北吹响集结号
市委书记的“人车账”
从长岭“包保”,看万人背负
堡垒是这样攻破的
胡天强与孙家湾移民
走进孙家湾的女农艺师们
解锁庹家湾
丹江口移民“包保”短章
天河流过的故事
我回家乡劝移民
移民局长与副省长的短信
第五章 大搬迁:八万人迁徙风与雨运筹帷幄的人们
抓阄,古老的智慧与公平
浪河·黄陂率先开新局
长岭移民搬迁大章
难舍难分十方院
杨溪呀,杨溪……
丹江口,1.4万人奔赴天门
郧县,10天搬迁6800人
情满舒家沟
最后一个村庄的告别
特殊的解困与率先完成
老乡走好,“天使”与你同行
老乡走好,公安民警为你保驾护航
移民万岁
第六章 祖国在上:我把家乡献给您
永远的韩家洲
一辈子的移民
又是一年橘青时
沧泪滴滴话远行
迁不动的祖坟
库区万只忠犬今何在
第七章 永远的丰碑:青山铭记江河饮泪
为了汉水北送,他给移民下跪
为了汉水北送,他把心脏手术推迟了300天
为了汉水北送,他们用生命诠释奉献
为了汉水北送,他献出了42岁的生命
为了汉水北送,他做了刘湾人的“徐二哥”
为了汉水北送,他们接迎了6000人的宿营
第八章 内安:十堰再担“天字号”工程
历史的欠账与现实的壁垒
再说潘口模式
3·28十堰会议
省移民指挥部前移十堰
十堰再赴征程
土地,土地……
秦巴山之恋


下部
荆楚骤起雄风
第一章 1月20日:大战役的分水岭
省移民局郏县“取经”
李省长讲“狠话”
督察专员接过“尚方宝剑”
江陵,迟来的艰难与困苦
省移民局领导、督察专员马踏江陵
潜江陡增9000移民
二月的潜江会议
四月的省长“约谈”
第二章 “三五八”时问节点:荆楚大地的生死鏖战
团风雨雪残冬
江陵决绝一搏
潜江背水一战
宜城英雄壮行
天门“精卫填海”
襄州悲喜大爱
荆门两个“率先”
第三章 质量与进度:—把悬在头顶的双刃铷
“争九保十”,吹来酷暑清凉
王家湾移民堵国道了
宜城房子风波
潜江六宝山缩尺惹祸
荆州“一号点”停工及其他
“江夏事件”三人谈
彭承波再解“天门阵”
陈天会、周霁走进省移民指挥部
第四章 江汉平原:张开双臂迎亲人
天门迎亲盛宴
天门迎亲日记
潜江真情壮怀激越
荆州一波三折迎搬迁
神农故里“迎新娘”
宜城的沸腾与感恩
襄州大爱亦无声
荆门一枝一叶总关情
知音故里尽风采
第五章 大凯旋:英雄泪聚江城
辉煌的2010
庄严的武昌会议
岁末的另一种结账
第六章 稳定·发展·致富:政策的普照之光
政策资源是人民最大的福祉
“断奶期”的焦躁与纷扰
不是“土改”胜似“土改”
试点村里分地忙
桃花源里是我家
谁不艳羡东西湖
同根同源一江情
“银谷城”里故事多
尾声
后记 为了不再忘却的纪念

 

 

试读章节:

丹江口市电视台记者明子陪我去凉水河镇,这个因没水吃专派女孩守井的地方(外村人来担水女孩就喊“强奸人啦!快来人呀!”,女孩一喊就能吓跑外村来担水的人!),一直沉甸甸地搁在我心上。凉水河镇在汉江北岸,我们要乘轮渡过江。在碧波荡漾的丹江口水库,举目望去,江南江北两重天!江南绿树成荫,江北荒山秃岭。当地人说,那属石漠化地质,难长任何生命,最厚的土层只有二寸,下面全是石头。凉水河镇被六七十年代的丹库大水全部逼到了这东西长达一百里地的荒石山上——这是丹江口市东西距离最长的乡镇。

 陈镇长告诉我,全镇21个行政村,19个都是移民村。这次中线调水,又将淹没17个村,全镇3.1万人,1.7万人要动迁! 陈镇长又说,丹江口库区耽误了十几年建设,长江委规定“三原”原则,即实物指标补偿按“原规模、原功能、原标准”,库区吃了大亏!三峡库区是新库区,移民调查人均住房39平方米,还大多是砖混;小浪底移民人均住房43平方米,标准更高!丹江口库区移民调查结果人均只有22平方米!还大多是土木房。三峡、小浪底没有历史硬伤,而丹江口库区历史创伤太深太重。

库区移民没土地,这些年都在山上种橘子。橘园三年就可以挂果,五年就可以见成效,可调水工程十几年说上不上,人心惶惶,什么项目都不敢上马,也不敢修路,交通困难。五千多万斤农副产品都是靠老百姓肩挑背驮运到公路边上。而最远的龙泉村离镇政府32公里远!村通镇的路都是挖镢刨的土路,“下雨一团糟,天晴一把刀”,下雨天老百姓宁爬山也不走土路。

我们现在最大的困难是走也难走,留也难留。走吧,故土难离;留吧,根本没有环境,挨着蓄水几百亿吨给北方人送水的水库我们却没水吃。土地资源的环境容量只能容纳一万人!二万多亩地这次调水后又要全被淹掉!农民们现在是半失业状态,前途未卜,打工不安心,种地没心思,发不了财也饿不死。

午后,我们来到江口村张永宏家,张永宏小名九娃。九娃兄弟的家就盖在临江的陡壁上,六七十度的陡壁下就是一望无际的丹江口水库。九娃72岁的老母亲谭文兰指着陡壁下的汪洋大水说:我们原来的家就在那个水底下,家里世代都在汉水上跑生意。1959年丹江口大坝合龙,1960年水涨到了我家墙角下,房子泡塌了,我抱着一岁的老三逃跑到水还没淹到的人家,人家三间房给我们腾出了半间。水还在涨,住了两年又搬到高坡大队,人家帮忙给盖了三间土房,三间土房一住12年。1973年2月我们一家又搬到现在的江口村,但这里没地,我们就把宅基地腾出来种庄稼,把房子就盖在这江边的石包子上,石头坚硬,我们盖房挖排水的阳沟、地基都挖不动,全是拿炸药炸……

谭文兰说着话,九娃从地里回来了,头上汗水涔涔。他从屋里端出一大碗饭——我看清了,那是一碗白菜豆腐汤泡馒头——他一边吃着一边和我们说话。他告诉我们,房前江边的陡壁上生长的竹林和橘树都是当年盖房子炸的石头变成了土,才种上了这片林子。他说这里是麻沙石,炸药一炸,风化三两年就变成了土。他们用同样的办法在江北坚硬的石山上炸出了十多亩地,现在人均二亩!1990年,为给这些石头风化的土地上肥,他和二哥把住了17年的土房扒了一半,用墙土当肥运到地里。谁知他们刚扒房三天,长江委来了!来搞南水北调实物指标调查。房没了,也不允许再建。从那以后,他们就知道要南水北调了,过去几十年里,他们搬来搬去,只知道建丹江口水库是国家需要发电,别的他们一概不知。也是从1990年起,知道国家要调水,他们的心一直不能安宁,一直在等待。这样一等就是十几年,二哥住的土房已千疮百孔。没有合适的房子,二哥的儿子一直娶不上媳妇。不是没有钱盖房,是因为调水他们家又要被淹没,不能盖,也不让盖。

九娃说:我们知道又要搬迁了,但我们不想走。这里有我们几十年用血汗刨出的土地,有七百多棵橘树,库里有我们的网箱养鱼,我们的日子刚刚安定下来。这次远迁,也不知搬到何地,搬到那里我们靠什么生存?那里的环境、生活水平跟不跟得上我们现在的样子?俗话说,一搬三年穷,我们都搬了三次了!这又要搬第四次。对于往后的日子,我们心里一点也没有底。我们不明不白地等了这么多年,我爹妈都等老了,我们也都快等老了,总不能让我们的孩子再等到老吧?   

丹江口市均县镇书记张兆华说:镇上的村民们都记得,1990年,长江委租用了丹江口到均县镇的班船“均县一号”,白色的大船经常在清晨的薄雾里出现在村口。工作人员拿着仪器跑上跑下,有人在地里打水泥柱,在墙上画红杠子,那是在搞实物指标调查。1992年,库区开始执行“禁建令”,海拔172米水位线以下的地方,原则上停止一切基础设施建设。移民范围划定后,均县镇发展停滞,镇上不建车站,村里不修公路,村民房屋变危房,便租用帐篷度日,以待搬迁。许多村民在山沟河汊里生活了大半辈子,其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等待搬出这个库区。村民已经无法忍受这里的生活条件。本以为等一等就要移民了,而这一等,就是十七八年。十几年来,我们镇几乎没有变化。市里一位领导前年过来视察时说,这里比十年前还破落。镇上的各个村子一直没有任何基础设施建设,全国其他农村的“村村通”工程在这里被取消了。建了也白建,还是要被淹没,建了也不赔偿。像洪家沟那几个村至今未通水泥路,一到雨天,泥泞不堪,孩子们上学要坐船到十几里外的村子。许多村民的土坯房不断出现裂缝,到了2008年,眼见着有几户房墙裂缝大得能伸过手臂,风一刮就摇摇欲垮。但移民的命令还没有下,不得已,镇上给村里有危房的家庭发了救灾帐篷,有几户村民一家老少三代都挤住在帐篷里。帐篷冬冷夏热,许多家在帐篷里一挤就是两年。2008年9月的某一天,我接到长江委的电话,通知说移民试点工程马上就要开始,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但直到今年2月,市里明确通知均县镇将作为移民试点之一首批搬迁,我才彻底放下一颗揪着的心。丹江口市电视台记者明子陪我去凉水河镇,这个因没水吃专派女孩守井的地方(外村人来担水女孩就喊“强奸人啦!快来人呀!”,女孩一喊就能吓跑外村来担水的人!),一直沉甸甸地搁在我心上。凉水河镇在汉江北岸,我们要乘轮渡过江。在碧波荡漾的丹江口水库,举目望去,江南江北两重天!江南绿树成荫,江北荒山秃岭。当地人说,那属石漠化地质,难长任何生命,最厚的土层只有二寸,下面全是石头。凉水河镇被六七十年代的丹库大水全部逼到了这东西长达一百里地的荒石山上——这是丹江口市东西距离最长的乡镇。 陈镇长告诉我,全镇21个行政村,19个都是移民村。这次中线调水,又将淹没17个村,全镇3.1万人,1.7万人要动迁! 陈镇长又说,丹江口库区耽误了十几年建设,长江委规定“三原”原则,即实物指标补偿按“原规模、原功能、原标准”,库区吃了大亏!三峡库区是新库区,移民调查人均住房39平方米,还大多是砖混;小浪底移民人均住房43平方米,标准更高!丹江口库区移民调查结果人均只有22平方米!还大多是土木房。三峡、小浪底没有历史硬伤,而丹江口库区历史创伤太深太重。库区移民没土地,这些年都在山上种橘子。橘园三年就可以挂果,五年就可以见成效,可调水工程十几年说上不上,人心惶惶,什么项目都不敢上马,也不敢修路,交通困难。五千多万斤农副产品都是靠老百姓肩挑背驮运到公路边上。而最远的龙泉村离镇政府32公里远!村通镇的路都是挖镢刨的土路,“下雨一团糟,天晴一把刀”,下雨天老百姓宁爬山也不走土路。 我们现在最大的困难是走也难走,留也难留。走吧,故土难离;留吧,根本没有环境,挨着蓄水几百亿吨给北方人送水的水库我们却没水吃。土地资源的环境容量只能容纳一万人!二万多亩地这次调水后又要全被淹掉!农民们现在是半失业状态,前途未卜,打工不安心,种地没心思,发不了财也饿不死。午后,我们来到江口村张永宏家,张永宏小名九娃。九娃兄弟的家就盖在临江的陡壁上,六七十度的陡壁下就是一望无际的丹江口水库。九娃72岁的老母亲谭文兰指着陡壁下的汪洋大水说:我们原来的家就在那个水底下,家里世代都在汉水上跑生意。1959年丹江口大坝合龙,1960年水涨到了我家墙角下,房子泡塌了,我抱着一岁的老三逃跑到水还没淹到的人家,人家三间房给我们腾出了半间。水还在涨,住了两年又搬到高坡大队,人家帮忙给盖了三间土房,三间土房一住12年。1973年2月我们一家又搬到现在的江口村,但这里没地,我们就把宅基地腾出来种庄稼,把房子就盖在这江边的石包子上,石头坚硬,我们盖房挖排水的阳沟、地基都挖不动,全是拿炸药炸…… 谭文兰说着话,九娃从地里回来了,头上汗水涔涔。他从屋里端出一大碗饭——我看清了,那是一碗白菜豆腐汤泡馒头——他一边吃着一边和我们说话。他告诉我们,房前江边的陡壁上生长的竹林和橘树都是当年盖房子炸的石头变成了土,才种上了这片林子。他说这里是麻沙石,炸药一炸,风化三两年就变成了土。他们用同样的办法在江北坚硬的石山上炸出了十多亩地,现在人均二亩!1990年,为给这些石头风化的土地上肥,他和二哥把住了17年的土房扒了一半,用墙土当肥运到地里。谁知他们刚扒房三天,长江委来了!来搞南水北调实物指标调查。房没了,也不允许再建。从那以后,他们就知道要南水北调了,过去几十年里,他们搬来搬去,只知道建丹江口水库是国家需要发电,别的他们一概不知。也是从1990年起,知道国家要调水,他们的心一直不能安宁,一直在等待。这样一等就是十几年,二哥住的土房已千疮百孔。没有合适的房子,二哥的儿子一直娶不上媳妇。不是没有钱盖房,是因为调水他们家又要被淹没,不能盖,也不让盖。九娃说:我们知道又要搬迁了,但我们不想走。这里有我们几十年用血汗刨出的土地,有七百多棵橘树,库里有我们的网箱养鱼,我们的日子刚刚安定下来。这次远迁,也不知搬到何地,搬到那里我们靠什么生存?那里的环境、生活水平跟不跟得上我们现在的样子?俗话说,一搬三年穷,我们都搬了三次了!这又要搬第四次。对于往后的日子,我们心里一点也没有底。我们不明不白地等了这么多年,我爹妈都等老了,我们也都快等老了,总不能让我们的孩子再等到老吧?丹江口市均县镇书记张兆华说:镇上的村民们都记得,1990年,长江委租用了丹江口到均县镇的班船“均县一号”,白色的大船经常在清晨的薄雾里出现在村口。工作人员拿着仪器跑上跑下,有人在地里打水泥柱,在墙上画红杠子,那是在搞实物指标调查。1992年,库区开始执行“禁建令”,海拔172米水位线以下的地方,原则上停止一切基础设施建设。移民范围划定后,均县镇发展停滞,镇上不建车站,村里不修公路,村民房屋变危房,便租用帐篷度日,以待搬迁。许多村民在山沟河汊里生活了大半辈子,其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等待搬出这个库区。村民已经无法忍受这里的生活条件。本以为等一等就要移民了,而这一等,就是十七八年。十几年来,我们镇几乎没有变化。市里一位领导前年过来视察时说,这里比十年前还破落。镇上的各个村子一直没有任何基础设施建设,全国其他农村的“村村通”工程在这里被取消了。建了也白建,还是要被淹没,建了也不赔偿。像洪家沟那几个村至今未通水泥路,一到雨天,泥泞不堪,孩子们上学要坐船到十几里外的村子。许多村民的土坯房不断出现裂缝,到了2008年,眼见着有几户房墙裂缝大得能伸过手臂,风一刮就摇摇欲垮。但移民的命令还没有下,不得已,镇上给村里有危房的家庭发了救灾帐篷,有几户村民一家老少三代都挤住在帐篷里。帐篷冬冷夏热,许多家在帐篷里一挤就是两年。2008年9月的某一天,我接到长江委的电话,通知说移民试点工程马上就要开始,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但直到今年2月,市里明确通知均县镇将作为移民试点之一首批搬迁,我才彻底放下一颗揪着的心。

 

 

 

版权页:

鄂新登字01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汉水大移民/梅洁,鄂一民著.

武汉:湖北人民出版社,2012.9

 

   ISBN 978 7216072625

 

 

.  

.  ①梅…②鄂…

报告文学—中国—当代

.  I25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2)第 162713

 

 

 

汉水大移民                                                  梅洁鄂一民 

出版发行:长江出版传媒                           地址:武汉市雄楚大道268

          湖北人民出版社                                邮编430070

印刷:武汉中远印务有限公司                     经销:湖北省新华书店

开本 787毫米×1092毫米  1/16                  印张27

版次 2012 9 月第 1                           印次2012 9 月第 1 次印刷

字数  480千字                                           定价100.00

书号ISBN 978 7216072625

本社网址:http://www.hbpp.com.cn

 

 

媒体评论


   纪实文学《汉水大移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