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    名:《各具生花笔一枝》

上一代老报人的悔恨

 时间:2010年5月22日       来源:新京报网

  

【大书小读】

  《新京报》的创刊地址在永安路106号,我们都在那座楼上工作了好几年。而离我们那座大楼不远,便是新中国成立后1956年到1966年《大公报》的办报所在,那里曾经活跃了很多新闻史上的名人。《各具生花笔一枝》(张宝林著,湖北人民出版社2010年1月出版)的主人公,两位老报人高集和高汾肯定也在这里待过。

   高集和高汾是上一代的出色报人。高集早年就投身于新闻界,后进入《大公报》,与我党新闻史上的范长江、徐盈、子冈等辈共事,还曾直接在周恩来领导下工作过。新中国成立之后,经历坎坷,遭遇非凡。

 高汾是在重庆碰上高集的,1945年两人结为伉俪,婚礼就在“二流堂”举行,当时重庆的文化名人郭沫若、夏衍、徐迟、曹禺、吴祖光、廖沫沙、黄苗子、萨空了等都参加了他们的婚礼。郭沫若题写贺诗曰:“宏抒康济夜深时,各具生花笔一枝。但愿普天无匮乏,何劳双鲤系相思。”

   历史转到1957年反右的时候,高集违心地批判了那些自己的好友,包括《大公报》的师友子冈、“二流堂”兄弟吴祖光,甚至是救过自己的黄苗子,还有浦熙修。这些人最后都成了大右派。不完全统计表明,很多违心批判的人最后也成了大右派,唯有高集、张恨水、赵超构三人幸免。2003年高集去世之后,家人在遗物中找到了一份1980年在子冈座谈会上的发言稿,稿纸上着重写下了如下字句:“悔恨,伤害了最敬重的一个同志。

   据《各具生花笔一枝》一书作者、本书主人公高集高汾的女婿张宝林写道:“这愧疚,如同心殿里麇集的一群白蚁,几十年来,啃肝噬肺,一刻也不曾停歇。”是小人物,遭遇了历史大时代?还是在历史的风卷残云下,每个人总不如沧海之蚍蜉?老报人的历史,很值得存留,但我很想知道,高集本人会如何自述和评价自己在1957年的那一段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