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首部城市商业史著《汉口商业简史》首发

时间:2017-08-30  浏览:

镌千载商脉 记百年繁华

——武汉首部城市商业史著《汉口商业简史》首发

纵览商城盘龙到长江时代的千载商业风云流变,铭刻汉上百年繁华中传承映照的商脉商魂。8月29日,由阎志主编、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汉口商业简史》在湖北长江书城举行新书发布会。这是武汉首部城市商业史著作。

武汉是一座因商业而生长、因商业而伟大的城市。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和水陆交通枢纽地位,使武汉自古即为我国内陆最重要的商贸中心。《汉口商业简史》全书以时间为轴,以清晰的时代脉络,30万字的篇幅,系统地勾勒了殷商以来从武汉商业萌芽初始到后世不断兴盛繁茂的发展历程。

《汉口商业简史》

主编 阎  志

湖北人民出版社

全书由商城盘龙、长江重镇、名镇之首、汉口开埠、汉口时代、曲折前进、汉正复兴、“两通”起飞、汉口北上等10个篇章组成。其中重点描绘了武汉商业发展四次高峰等节点,如明清时期汉口创造“四大名镇”之首的辉煌,以及开埠之后通过近代化转型成就有“东方芝加哥”盛誉的国际大都会等,武汉“驾乎津门、直追沪上”领跑全国城市发展的历史高度,读来令人心潮澎湃。当代,汉正街率先发展商品经济成为“改革开放风向标”,四大商业上市公司闻名遐迩,武汉商业一度创造新的辉煌,近年来汉口北建成全国最大线上线下批发平台,再领商业新风潮,并在由长江新城开启的长江时代打开了新的发展空间。

卓尔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阎志担纲全书主编,董玉梅、严星柔、江身军、涂岑等参与执笔撰写。著名历史学家冯天瑜为本书作序。在后记中,阎志主编详述著作由来:以卓尔建设的汉口商业博物馆展陈大纲为蓝本,在深度扩展研究的基础上编撰而成。他确定把关全书章节布局和标题内容,并逐字逐句两次通改、增删全书。最终,“一书一馆”相互呼应,从不同侧面成为再现武汉商业荣光的生动“注释”。

在时光书馆举行的新书发布会上,来自武汉市文化、商务部门领导,专家学者汇聚一堂,评析著作得失,畅谈武汉商业历史与未来。与会专家表示,该书为武汉城市研究提供了商业史视角下的新文本,启发人们探寻商业鼎盛带来城市兴旺的时代密码,对汉埠商业历史辉煌的充分呈现有助于进一步激发城市认同感和自豪感。在当前全面加快复兴大武汉步伐,建设国际化、现代化、生态化城市的背景下,本书的编撰出版提供了历史的参照坐标和新的精神文化动力,可谓适逢其时。

湖北人民出版社社长助理陈革说,作为《汉口商业简史》责编,初审时即感到本书具有很高的社会价值和历史文献价值。它不仅回顾了商业的辉煌历史,也展望了武汉商业的美好未来,为复兴城市荣光提供了很好的历史镜鉴。该书编撰者之一、文史专家董玉梅表示,汉口因商业而生,近现代汉口的茶叶、棉花、桐油、肠衣等质量上乘,蜚声世界,汉口的国际声誉至今仍在欧美存在较大影响力,汉口商业值得大书特书。由卓尔集团推动出版的这部商业史专著,填补了武汉商业史、学术史的空白。

冯天瑜

这是一座因武而生,因商业而伟大的城市。

武汉背靠中原,南望湖广,西依巴蜀,东连皖赣,为中国经济地理与人文地理中心。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使得武汉自古即为我国内陆最大商贸中心。

武汉商业从源发到兴盛繁茂的历史,也是城市发展之主脉。武汉“城市之根”盘龙城因青铜转运开启武汉商业源头,唐宋时武汉成为商业繁荣、水运发达的中部大都会。

明清时汉口兴起,“十里帆樯依市立,万家灯火彻夜明”,位列全国“四大名镇”之首。近代汉口被辟为开放商埠,洋行林立,通江达海;洋务运动后京汉铁路贯通南北,汉口商业快速实现近代化,孕育众多百年老字号,生生不息,形成了汉口独树一帜的重商文化。近代汉口作为中国内陆对外贸易大港驰誉中外,享有“东方芝加哥”之美称。

20世纪50年代后,武汉成为中国的重工业基地和商业重镇。20世纪80年代,汉正街崛起,作为中国小商品市场的发源地领市场经济之先声,声名播于世界。此后零售商业与现代批发业蓬勃发展,武汉的商业类上市公司多达6家,雄踞中部,傲立全国。21世纪伊始,曾在3500年前铸就辉煌文明的盘龙城一带,崛起现代贸易中心——汉口北,再次领笔谱写当代中国商贸物流中心的宏伟篇章。

从盘龙城到汉口市,从汉正街到汉口北,并非人为的巧合,而是历史演进与市场发展的结果。盘龙城故址一带,历史上扼守青铜转运之要冲,今天处于高铁、空港、港口和高速路之节点,故垒与新城,于此完成历史空间的转换,武汉商业也在这里完成了一次蜕变与飞跃,汉口北面向世界建设中国最大的商贸物流中心,正是大汉口商贸传统在新时代的延展。

漫长商业发展史中沉淀下来的敢为人先、开放包容和积极进取的汉口商贸文化,业已成为武汉人宝贵的精神财富。在武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和世界级大都市的进程中,独特的重商传统和企业家精神,必将成为助推武汉崛起和腾飞的不竭动力。

后记

阎   志

(一)

最初的想法只是为我提出修建的“汉口商业博物馆”写个展览大纲。于是我草拟了目前分为九章的标题与主要写作思路。同事黄萱、江身军就依我的写作思路找到了董玉梅先生,由她执笔写了展陈大纲初稿。这都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岁月蹉跎,汉口商业博物馆修建起来了,开业了。又想到,可以将展览大纲扩充下,编写一本作册子,用于博物馆导览,便于观众、读者、游客对汉口商业有个更全面的认识。

而从一本展览大纲到一本书更非一日之功。幸好,有缘列于著名历史学家冯天瑜先生门下,有比较多的机会聆听冯先生的教诲,我就不时提到编撰《汉口商业简史》的想法。冯先生非常支持,并多次提出很具体的指导。于是我让两名历史专业的学生严星柔、涂岑在展览大纲的基础上写出了初稿,对最后一章有些不尽人意,又让同事江身军重写了最后一章。

初稿出来后,我又通改、增删了两次,付印前我又增加“引言”、“后记”,于是看起来倒还像一本“简史”了。

更重要的是,傅才武师兄在此过程中给了很多建议。冯先生更是厚爱于我这个不济弟子和“汉口商业”这个选题,通读了全书,并给出了很多修正意见。还专门为汉口商业博物馆赐序。在征得他的同意后,又用作本书的序。冯先生的这份关爱是令我永生难忘的。


(二)

“汉口商业博物馆”最初也不是我提出的。六七年前,我还不知天高地厚提出要建“武汉商业博物馆”,并做了计划,有机缘向当时的武汉市委顾问殷增涛先生汇报。

记得,殷增涛先生在市委会议中心一间小会议室很慎重其事地接待了我。听了我的想法后,他说,武汉商业史是篇大文章,以一己之力很难做好、做到位。与其如此,不如做好汉口商业的文化积累,做汉口商业博物馆。殷先生的一些话令我茅塞顿开。而且应该也是那一次交流,殷先生建议我在汉口北修个门楼,题匾就用“新汉正街”,让汉口北延续汉正街的商业精神。

立于汉口北中心市场的“新汉正街”门楼在殷先生提出的第二年就修好了。请沈鹏先生题的字,苍然有力。揭牌那一天,我谁都没有请,就请了已退居二线的殷先生来亲自揭的牌。

 而汉口商业博物迟至2016年底才试运营,殷先生已没有机会看上一眼了。在这里,我想写下对一位长者深深的敬仰与怀念。殷先生生前一直默默地关注和支持这我们卓尔与汉口北的项目,甚至卓尔足球队的的每场胜负都挂念于心。在几次关键时刻,都有他的一条短信来激励着我,鼓舞着我。

 就让“汉口商业博物馆”和“新汉正街”门口作为对殷先生最好的纪念吧。


(三)

 汉口商业是一部大书,不是我和同事的能力所能及的。我们的这本“简史”只是一次尝试,一次梳理,不全、不当之处自然很多。还望方家见谅并指正,更希望我们所做的是在抛砖引玉,期望有一天,有人写出真正有厚度,有份量的《汉口商业史》或者《武汉商业史》。事实也是,一直有人关注汉口商业发展。我们也搜集了一些篇章,作为每一章的延伸阅读附在书里,在此要特别感谢这些作者。


2017年5月10日深夜于捷克伊赫拉瓦小镇





 
 

上一篇:湖北日报:何谓大汉口 兴衰几多轮

下一篇:湖北人民出版社参展第24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

 
所属类别:新闻动态 该篇资讯关键词:武汉首部城市商业史著《汉口商业简史》首发